1. <listing id="x1VXc2"></listing>
    2. <nav id="x1VXc2"><sub id="x1VXc2"><small id="x1VXc2"></small></sub></nav><ins id="x1VXc2"></ins>
      <listing id="x1VXc2"><sub id="x1VXc2"><small id="x1VXc2"></small></sub></listing>
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x1VXc2"></listing>
          2. <nav id="x1VXc2"></nav>
  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x1VXc2"><sub id="x1VXc2"><small id="x1VXc2"></small></sub></listing>
                <samp id="x1VXc2"><i id="x1VXc2"><li id="x1VXc2"></li></i></samp>
                1. <ol id="x1VXc2"><td id="x1VXc2"><menuitem id="x1VXc2"></menuitem></td></ol>
                2.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坚强的女人们-逍遥小地主傅小官董书兰师父-笔趣阁

                  第600章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许信厚思绪翻涌,心中百感交集,千言万语如鲠在喉说不出来。在陈宇强势的威压下,他无言以对,像个犯错的孩子,等待老师的批评。 只有真正的高手,才知道更高的高手的本事。 许信厚意识到,自己和陈宇的差距,是全方位的。 好比九十九分和一百分的差距,考九十九分的学生,会因为只距离满分一分而沾沾自喜。但殊不知,他们和考一百分的学生的差距是全方位的。 他们考九十九分,说明他们只有考九十九分的本事。 学霸考一百分,那是因为试卷满分只有一百分。 换成一千分的卷子,该考九十九分的还是考九十九分。 之前考一百分的,恐怕就是要风云化龙,拿到一千分的满分了。 许信厚明白,他和陈宇的差距,远远不是那表面上的一分之差。 陈宇为了戏耍,故意垮掉的七块原石,就是两人之间实力天堑的差距。 以至于,许信厚无言以对,除了默默品尝失败的苦果,别无他法。 而宫诚水平明显不够看,以为双方的差距仅仅是表面上那样,陈宇价值一千一百万的两块翡翠,才高出许信厚八块翡翠区区一百万而已。 “姓陈的,你得意什么?”宫诚气愤叫道:“一共十局,你才领先一百万,鹿死谁手,还未尝可知!第十局,本少爷震碎你的狗眼!” 陈宇淡然道:“瞧不起这一百万?信不信,一百万压死你足够了?!?br/> 这是实话,奈何宫诚不信,连声催促许信厚再选,再比,不停使眼色。 然而许信厚就像中了魇一样,一动不动,冷汗长流。 宫诚心里暗骂一句关键时刻指望不上这个老东西,不过倒也好,自己亲自出手,干掉陈宇,出口恶气。 于是乎,他毫不犹豫来到之前被陈宇选中,并且威胁二人叫‘干哥’的那块品相极差,石壳表皮有不自然拼接痕迹的原石面前。 “那块原石……”围观众人疑惑不解?!熬褪呛芾幕跎?,表面石壳还有拼接痕迹,说不定早就被人开过了,是个二手货?!?br/> “对啊,以宫诚少爷的眼力,不会看不出来,为什么还要???” “不久前小陈也选中了那块原石,最后放弃,难道其中有什么猫腻不成?还是说,赌石大师的眼光高于我们,能看出它的不凡之处?” 猜来猜去,他们并没有人说出正确答案?;蛘?,即使有人知道真相,也不敢公之于众。 真相就是,那块石头是宫诚提前准备好的。里面有绿,而且价值连城。宫诚将其称为杀手锏,就是为了等待和陈宇赌石的这一刻。 表面不自然的拼接痕迹,自然是因为里面的翡翠早就被开出来了。又被宫诚命人用特殊手段,塞进了一块品相很差的原石里面做伪装。 宫诚是个没有底线的人,对此并不愧疚,反而志得意满,兴奋道:“姓陈的,你输定了!上次在宁海白给你纯粹是意外,今天,本少爷要赢回来!” 陈宇扫了眼那块原石,轻蔑道:“上来就被我识破的东西,居然还想着用来做杀手锏,不愧是宫家大少爷,果然就只有这么一点出息?!?br/> “废话少说!”宫诚呵斥一声,交代解石工匠解石,威胁道:“但凡出一点纰漏,本少爷把你脑袋砸碎了补上去,明白没有?” “是是是,我明白,少爷!”解石工匠擦擦冷汗,用尽浑身解数开始解石。宫诚交给他的原石个头不大,西瓜大小,又擦又切,最后不剩下什么了。 与往后的步骤越是繁琐,二十分钟后,灰白的原石切面出现了异样。 “滴答!”原石工匠一滴冷汗滴了上去,瞬间,在那逐渐浮现的绿意上,触发了惊人的反应,一道惊天动地的盖世光芒,横空出世。 在赌石场半露天的穹顶之下,借助角度独特的阳光,那抹绿意,将解石工匠整个人的脸都照耀的浓绿无比。 和以往的尖叫惊呼不同,这次围观人群格外沉默,气氛压抑得可怕。 “咕噜!”有一人捅了捅身边的同伴,吞咽口水,嘴唇哆哆嗦嗦的问道:“老张,我眼花了吗?我看见的,是什么?” “老……老丁,你没看错?!蓖榇罂诖罂诖糯制?,鼓起很大勇气宣布道:“那个绿色,那个浓郁的程度,如此霸气的光芒,恐怕只有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yzfali.com/txt/197537/

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微凉之夏
                  月亮是夜晚,
                  屠洪纲

                  经年何去又何从,

                  爱有
                  久不不厌,
                  得最
                  开始细雨飘,

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  第一百七十章 我这是怎么了?-异常收藏家李凡-笔趣阁 第563章心有灵犀,外人不懂-简沫顾北辰最后什么修为-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九章 坚强的女人们-逍遥小地主傅小官董书兰师父-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