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/small><s id="0OmDK"><noframes id="0OmDK"><strike id="0OmDK"></strike><noframes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/small><s id="0OmDK"><noframes id="0OmDK"><s id="0OmDK"></s><delect id="0OmDK"></delect><s id="0OmDK"></s><delect id="0OmDK"></delect><s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strike id="0OmDK"></strike></small></s><delect id="0OmDK"><noframes id="0OmDK"><s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strike id="0OmDK"></strike></small></s><s id="0OmDK"><noframes id="0OmDK"><dfn id="0OmDK"></dfn><delect id="0OmDK"></delect><small id="0OmDK"></small><s id="0OmDK"></s><s id="0OmDK"></s><s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strike id="0OmDK"></strike></small></s><s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strike id="0OmDK"></strike></small></s><s id="0OmDK"><noframes id="0OmDK"><delect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/small></delect><dfn id="0OmDK"></dfn><s id="0OmDK"></s><s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/small></s><s id="0OmDK"></s><s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strike id="0OmDK"></strike></small></s><delect id="0OmDK"><noframes id="0OmDK"><s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/small></s><delect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/small></delect><delect id="0OmDK"><noframes id="0OmDK"><delect id="0OmDK"></delect><delect id="0OmDK"></delect><delect id="0OmDK"></delect><s id="0OmDK"></s><delect id="0OmDK"></delect><delect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/small></delect><delect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/small></delect><dfn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s id="0OmDK"></s></small></dfn><small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/small></small><s id="0OmDK"><noframes id="0OmDK"><dfn id="0OmDK"></dfn><s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s id="0OmDK"></s></small></s><delect id="0OmDK"><noframes id="0OmDK"><s id="0OmDK"><small id="0OmDK"></small></s><delect id="0OmDK"></delect><s id="0OmDK"></s><s id="0OmDK"><noframes id="0OmDK">
原创

第一百八十八章 争夺!一个浑身都是秘密的女人-东京文艺时代最新章节无弹窗免费阅读-笔趣阁

“你不会告诉本王,你要用这针扎本王吧”

平亲王圆睁着双眼,看着古坚打开随身携带的银针包,止不住的咽口水。

古坚瞥了他一眼,什么都没说,极其利索的往平亲王背上插了一针。

“啊”

杀猪般的声音响起。

稻花吓了一跳,连忙安抚道:“王爷,放轻松,别紧张,施针其实不疼的?!?/p>

“呃”

惨叫声戛然而止,平亲王尴尬的看了看稻花。

此刻,古坚已经开始施第二针了。

确实是没感觉到什么疼痛。

“呵呵”

平亲王不自在的笑了笑,又在未来儿媳面前丢人了。

哎,日后他怕是真的摆不了做公爹的谱了。

算了,不能摆就不能摆吧,好歹要将身上的病给治好了。

“那个颜丫头呀,你叫你师父好好给本王治,本王亏待不了他的?!彼底?,顿了顿,“也亏待不了你的?!?/p>

稻花瞅了瞅自家师父,见他气定神闲的施着针,笑着说道:“王爷,您放心,萧烨阳对我师父向来敬重有佳,您是他父亲,我师父自然会好好医治您的?!?/p>

平亲王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古坚本想让平亲王吃点苦头的,可看他这般心无城府的样,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,罢了,皇室子弟多心机深沉,小九长成这样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

半个时辰后,古坚将银针收了起来。

“这就完了”

平亲王面露狐疑的站了起身,活动了一下身体,顿时面露欣喜:“古老爷子是吧,你医术还真是高明,本王感觉身体轻快了不少?!?/p>

稻花默默将头转到了一边,忍气憋住想要笑出声来。

平亲王身体并没有毛病,师父不过是施针帮他疏通了一下筋络而已。

“王爷,你体内气血有些淤滞,日后每隔几天就来一趟四季山庄吧,这样我师父可以帮你调理一下身体?!?/p>

平亲王连忙点了点头,过了片刻,又摇头:“隔几天就来一趟汤浴山,太麻烦了,这样,本王派马车来接古老爷子,让古老爷子到王府为本王施针?!?/p>

古坚凉飕飕的看了一眼平亲王:“你怕麻烦,老夫就不怕了”

稻花在一旁跟着说道:“王爷,我师父年纪都这么大了,你怎么忍心他做马车来回奔波呢”

见稻花用谴责的目光看着自己,平亲王觉得有些委屈。

他是王爷呀,他愿意让古老爷子整治,古老爷子应该感激涕零才对的。

“爱治不治!”

古坚哼了一声,准备离开,转身之际,因为踩到石子,身子踉跄了一下。x

稻花见了,连忙扶住古坚。

“为师没”

稻花打断了古坚的话,惊呼道:“师父,你是不是中暑了”

古坚愣了一下,随即发现,不知什么时候,他们身边的下人和小九身边的下人都不见了,看到徒弟疯狂的对自己眨眼睛,就知道是这丫头搞得鬼。

古坚瞥了一眼旁边的平亲王,轻咳了一声,点了点头:“嗯,是有点中暑,刚刚全神贯注施了会针,现在头有些晕?!?/p>

闻言,稻花立马眼巴巴的看着平亲王。

平亲王被稻花看的莫名其妙的:“干嘛看着本王”

稻花一脸为难的看着平亲王:“王爷,我带来的下人有事离开了,我师父头晕,怕是走不了路了”

平亲王笑了一声:“本王还以为什么事呢,没事,本王让怀恩背你师父会前院?!彼底?,就转头去看身侧。

“嗯”

平亲王环顾了一下四周:“怀恩呢”

稻花也跟着一副茫然的样子,心里却是在想,东篱果然不愧是皇上的人,连怀恩都给忽悠走了。

“这该死的怀恩,竟不说一声就离开了,等本王见到他的时候,非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?!逼角淄跻涣称?。

见稻花还睁大着眼睛看着自己,扶着古老爷子一副不胜负荷的模样,平亲王愣了愣,随即错愕的看着稻花,用食指指着自己:“你该不会是想让本王背他吧”

古坚听着平亲王语气中的看不上和不愿意,心里老大不舒服了,正准备出声,一道声音从旁边的岔道里传了过来。。

“是谁在那边”

稻花惊了一跳,师父不易被外人看到,这次外出,有东篱安排,她是放心的。

可没想到,却接二连三的出现意外。

碰到平亲王也就算了,其他外人可真的不适合接触。

“师父,我们快回前院吧?!?/p>

说着,稻花就要扶着古坚离开。

然而这时,一行人却从岔道里走了出来。

“原来是平王叔呀!”

大皇子、二皇子、三皇子、四皇子、五皇子,五个入朝当值的皇子,全部到齐了。

平亲王看着几个皇子,问道:“你们怎么在这里”

大皇子看了一眼稻花和古坚,便笑着对平亲王行礼:“回皇叔,皇祖母不是病了吗,侄儿几个是来寺庙里给为她老人家祈福的?!?/p>

听到这话,原本还在打量几位皇子的古坚顿时哼了一声。

大皇子听到,不由看了过去。

稻花他是认识的,没办法,敢正面刚蒋家两位夫人,还敢对太后顶嘴,不敬马王妃茶,这一桩桩事情下来,他们这几个皇子想不知道都难。

旁边这老头却是脸生

大皇子仔细回忆了一下京中的勋贵,确定没这么一号人物。

敢对他们几个皇子冷哼,这胆子也是够肥的。

大皇子虽然心里有些恼怒,不过见稻花扶着古坚,旁边又站着平亲王,没好发火,只是淡笑着问道:“这位是”

平亲王猛的一拍手,笑着说道:“烨恒呀,你们来得正好,古老爷子中暑了,你帮本王把他背到前院去?!?/p>

大皇子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,愣愣的看着平亲王。

让他堂堂大夏大皇子背一个老头

稻花看了一眼自家师父,没有急着开口。

平亲王催促了一声:“愣着做什么,快背呀古老爷子医术了得,本王日后还指着他调理身体呢?!?/p>

大皇子深吸了一口气,才维持住脸上的笑容:“平王叔,侄儿的贴身太监就在后头,要不等太监到了,让太监背”

平亲王蹙眉:“那得等多久古老爷子头晕着,得回去休息?!彼部闯龃蠡首硬辉副沉?,目光不由落到了后面的二皇子几人身上。

二皇子、三皇子、五皇子都不由移开了视线,不去和平亲王对视。

见他们如此,平亲王气得不行。

他一个王叔,让他们办点小事,竟没一个愿意。

大皇子见平亲王沉了脸,想了想,直接大声对着四皇子说道:“四弟,你来背这位老爷子吧?!?/p>

四皇子看了一眼大皇子,又看了看事不关己的二皇子三人,默默走上了前。

平亲王见四皇子愿意,顿时露出了笑脸:“还是烨臻懂事?!?/p>

古坚看了一眼站到自己面前的四皇子,看到他紧握了一下双拳,才沉默的蹲下了身子。

见此,古坚蹙了蹙眉头。

也是,皇子生来身份贵重,让他们背一个老头,估计谁都会觉得耻辱吧。

“既然不愿意,就算了?!?/p>

这话一出,四皇子却没有站起身,而是转头看了看古坚,主动抱住了他的双腿:“老爷子,抱住我的肩膀?!?/p>

古坚站着没动,旁边的平亲王以为古坚不好意思,走过去,亲自扶着他趴到了四皇子背上。

“好了,可以走了!”

古坚看了一眼背着自己的四皇子,到底没在出声。

背就背吧,他也受得起。

稻花落后一步,问着身侧的平亲王:“王爷,我师父都不让四皇子背了,他怎么还执意背呢”

平亲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:“烨臻的左耳听不见,他估计没听到你师父说什么?!?/p>

稻花一惊:“怎么会”

平亲王叹了一口气,压低了声音:“几年前,也是太后的生辰,几位皇子和蒋家兄妹比试骑射,烨臻的马不知怎么惊了,让他从马背上摔了下去,头先着地,然后耳朵就聋了?!?/p>

稻花瞪大了眼睛:“是蒋家兄妹害的”

平亲王瞪了她一眼:“别什么话都往外说,这事皇兄问过烨臻,烨臻说是他自己不小心的?!?/p>

稻花看了看四皇子的背影,心里不是很相信这个说法,不过,也懒得去深究,这些皇子跟她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平亲王像是来了兴致,继续和稻花说道:“烨臻挺聪明的,文武双全,可惜,生母是个宫女,没母族庇护,天生就比其他皇子矮了一截,如今耳朵又聋了,哪怕已经入朝办差,也依然没什么存在感?!?/p>

稻花面露恍然,难怪刚刚大皇子指使起四皇子来那般的不客气。div
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yzfali.com/txt/197899/60822800.html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周云杰
就是接受。
倾情

只叫世人醒。

田春艳
悟空腾的是浮云
羞花
没有人可以决定我的方向。

热门推荐:

  第421章 你配吗?-御兽进化商笔趣阁-笔趣阁 第三百三十六章 狠活与高科技-震惊开局?;ǜ疑巳ビ信髀?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八章 争夺!一个浑身都是秘密的女人-东京文艺时代最新章节无弹窗免费阅读-笔趣阁